|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现代都市 > 阿岐王 > 第十四章 阿岐失态
  苏郁岐身形如箭,掠至门前,猛推开门,却只听几声猫叫。出门四外张望,未见一个人影。

  安陈王也从屋里走出来,蹙眉问:“怎么了?”

  “没事,一只猫。”苏郁岐弯腰捡起地上一颗石子,方欲将房顶那猫打下来,忽听后面一声急切娇语:“岐王爷且慢,这是公主殿下的猫,打不得。”

  皇宫分为内廷与外廷,内廷为后宫,住的是皇帝的亲眷,外廷则是早朝议政和百官们办公的地方。内廷与外廷高墙相隔,从来就不相通。

  内廷的侍女,也极少往外廷来,除非是有要事急事。

  “公主的猫怎么不好生看着,让它跑到外廷来?”

  苏郁岐转回头来望着说话的女子。女子作侍女打扮,生得十分貌美,形容举止颇有些气度。

  苏郁岐沉冷的语气吓得那侍女吐了吐舌头,忙行礼道歉:“对不起,岐王爷,安陈王爷,是奴婢不好,没有看好它。公主这几天有些烦躁,早间这猫冲撞了公主,公主一时生气就打了它,它就跑了。奴婢们找了大半天了,没想到是跑这里来了,实在对不起。”

  虽是被苏郁岐的语气吓住,侍女说话却十分有条理。

  苏郁岐眉心微蹙:“如今它又跑了,你却怎么去捉拿它?”

  那侍女粲然一笑,胸有成竹地道:“这个奴婢自有办法。”

  苏郁岐瞧着她从腰间解下荷包,从荷包里掏出一样黄色米粒状物事来,一股鱼腥味扑鼻而来,那侍女唤了两声:“点儿,点儿,开饭了。是你最喜欢的鱼米哟。”

  不过片时,眼前一团影子晃过,一只白猫无声无息落在侍女臂弯,忙不迭去啃侍女手上的有鱼腥味的米。

  “点儿乖,公主可不是有心打你的。你可不能记恨公主。”侍女一边抚摸白猫,一边劝人似的劝那猫。

  苏郁岐冷冷看着,没有说话。一旁的陈垓倒觉得十分有意思,笑道:“这猫倒有几分意思。它能听懂你说话?”

  “这猫有灵性着呢。可不是能听懂人话?”侍女笑嘻嘻的,弯腰福身给苏陈二人行礼:“麻烦二位王爷了,奴婢这就带它回去。”

  陈垓笑道:“下次可看好了,要是再跑到这里来,岐王爷的手可未必就像这一次这样慢了。”

  “奴婢谨记。”那侍女回过头来又是一礼。

  “喂,你叫什么名字?”

  苏郁岐忽然问了一句。

  那侍女一怔,继而一笑:“奴婢字海棠,是公主殿下的贴身婢女。”

  侍女走了很远了,苏郁岐忽然问身旁的陈垓:“长倾身边有侍女叫海棠么?”

  陈垓好笑道:“长倾一向和你走得近,你不知道,我哪里知道?”

  苏郁岐冷着脸,一副正经严肃模样:“我以为你们文官都比较细心些。”

  惹得陈垓一阵大笑:“细心不细心和文官武官有什么关系?依我说,似你这样的,倒比多少文官都细心。”

  “不细心我都死八千回了。”苏郁岐低声咕哝了一句,声音得陈垓并没有听清。拿了需要的东西,陈垓告辞回了西廷。

  处理完一日的军务,苏郁岐早早便回了府。

  今日接连被祁云湘和陈垓考问,苏郁岐的心里不禁生出一些烦躁来。

  同陈垓说话时,门外那轻微的动静,苏郁岐也一直疑心并非是那猫弄出来的。因那猫十分灵巧,即使从屋脊上一跃而下,也没有弄出什么声响。

  这也许的多疑病,也未见得一定就不是猫弄出来的,苏郁岐安慰自己似的想。

  长倾公主住的内廷是不常去的,所以那个海棠是不是长倾公主的贴身婢女,苏郁岐委实不晓得。况且,应该没有人敢撒这样的慌吧?

  心里装的事有些多,回府时,苏郁岐的脸色便是冷寒中还带着些阴郁,苏甲跟在身边,也不敢多说话。

  他十分了解,这样的苏郁岐,是遇上头疼的事想不通在硬想,最讨厌别人多说话。

  回到府中,没有去后院,而是直接去了前院的书房。不曾想皿晔正同祁云湘在下棋。

  “你怎么回来的这样早?”这话自然是问同在朝为官的祁云湘。

  “实在气闷,就跟着庆王叔的队伍溜出了宫。出来也没什么地方去,就想起了这里还有一局残棋没有下完,所以,我就来了。”

  “可是下完了?赶紧下完离开我的眼前,我今天不耐烦见到你。”苏郁岐冷着脸。

  祁云湘和皿晔同时抬眼打量了苏郁岐一眼。

  “你这算是和我在置气么?我偏不走,阿岐,你还能将我打出去么?”

  “原以为你长进了,原来还是改不了这赖皮的毛病。罢,你们下吧,我累了,回卧房休息去了。”

  祁云湘单凤眼微微上挑,眸中带了点意味不明的笑:“阿岐,你该不是故意躲我吧?”

  苏郁岐歪在椅子里,并没有立即起身,懒懒瞄了他一眼,“你不要太自作多情。我又没对你做过什么亏心事,为什么要躲你?”

  祁云湘自嘲一笑:“我晓得我是自作多情,你如今有了娇妻,还有了男妃,自然不将我这个发放在眼里了。”

  皿晔将一枚棋子落于棋盘,悠悠道:“祁王心不在棋上,败局已定,这盘棋,结束了。”对那句“男妃”似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祁云湘不耐地将手中的棋子扔回墨玉的罐子里,轻哼了一声,“阿岐,我看你最近是真的不大爱见我,也罢,我以后少来就是。”

  “是你一直同我闹别扭,不是我不爱见你吧?云湘,你不觉得你最近就跟个爱使性儿的媳妇儿似的么?”

  苏郁岐将身子往前凑了凑,想要看一看棋面,云湘究竟输成个什么样子,却被皿晔状若无意袖管一遮,将棋局拂乱了。

  苏郁岐不动声色地又坐了回去。

  祁云湘看在眼里,却只是眼角眉梢微微一动,站起身来,舒了舒腰肢,“棋已经下完,我走了。”

  皿晔起身相送,苏郁岐仍旧是稳坐椅子上不打算送的意思,祁云湘走到门口,回过头来又瞧了一眼苏郁岐,笑道:“以后想到你府上来,是不是都得需要找个什么理由?”

  苏郁岐横了他一眼:“随便。”

  也不知道是随便他来还是随便他找什么理由。

  祁云湘大笑而去。

  皿晔送罢祁云湘,回到房中,顺手从桌上拿起茶壶,倒了两杯茶,一杯递给苏郁岐,“温的,喝了消消气。”

  苏郁岐接了茶,搁在唇边抿了一口,斜睨着皿晔:“你怎知我在生气?”

  皿晔去收拾棋子,“你不就是一副生气的样子么?”

  苏郁岐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有那么明显吗?”

  皿晔收拾棋子的手略住,回眸望着苏郁岐,“也不是很明显,就是……你见过气鼓鼓的蛤蟆么?”

  苏郁岐一点一点坐直了身子,一口雪白牙齿蓄势,一点点咬起来,手中的杯子倏然就朝皿晔掷了出去,“你才是蛤蟆!”

  离得不远,皿晔一偏身,避过了飞溅的茶水,一只手稳稳握住飞来的茶杯,茶水溅了一棋盘,地上亦是,皿晔站起身来,茶杯“嗒”的一声搁在棋盘上,缓步走向苏郁岐。

  嘴角微微上挑,素来淡漠的脸色因着这一抹笑竟显出一抹魅惑来,走到苏郁岐面前,俯下身来,一双手按在椅子扶手上,脸贴近苏郁岐,“没有人跟你说过,你生气时候的样子,其实还蛮可爱么?”

  苏郁岐打记事起,即便是走得最近的祁云湘,也从未敢这样过,皿晔却几次三番如此戏弄,可无奈的是,对此苏郁岐半点办法也没有。

  “可爱个屁!爷我三岁习字四岁练武,不到十二岁就领兵上战场,三年时间将毛民贼子拒于国境之外,十五岁就已经是当朝的辅政重臣,世上说爷冷血无情的有,说爷是个修罗的也有,却没有哪一个人说爷可爱的!”

  皿晔的俊脸贴得愈近,几乎贴到苏郁岐脸上去,苏郁岐忍住了没躲,却被皿晔温热的呼吸撩得脸发烫。“那是因为你伪装得太好,世人都没有看清你。”

  苏郁岐猛然双手推向皿晔,虽用了很大的力气,却只是将皿晔推开了一点点,皿晔依旧保持原有的姿势。

  苏郁岐怒声:“谁伪装了?你胡说什么?”

  皿晔忽然敛起了笑容,正色望住苏郁岐,口吻严肃地提醒:“王爷,你失态了。”

  苏郁岐心中猛然一惊。皿晔的提醒可谓是及时又极中肯,心中不免检点自己这几日的行为,检点过后,发现除了在皿晔面前会失态外,好在在外人面前并未有太明显的失态。

  然回味自己心中所想这番话,苏郁岐又是一惊。“好在”,“外人”,缘何会用了这两个词眼?

  外人的反义词是内人。把皿晔以外的人都当成了外人,那是否意味着,自己是把皿晔当成了内人?

  还有那一句“好在”,是意味着,自己已经很信任皿晔了么?

  诚然,皿晔是苏甲挑来的人,值得信任,但值得信任和信任终究是两回事。

  苏郁岐越想越是心惊,越是心惊便越是混乱,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慌乱中一使力,将皿晔从身前推了开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