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玄幻奇幻 > 特洛伊英雄传 > 第二十八章 看到你的小尾巴
  木屋里当然没有人,因为在早上忒提丝已经带着苏慕然回家了。

  阿尔忒弥斯只觉得自己心情突然烦躁了很多,失望?生气?那种感觉实在没法描述,甩了甩头,把心里的各种复杂的想法挤出脑海。

  “为什么这么讨厌啊!”阿尔忒弥斯抱着脑袋倒了下去,她突然觉得值夜这种事实在是无聊透顶了,亏自己今天居然还兴致勃勃的打扮了一番。

  阿尔忒弥斯觉得如果自己再待上一夜的话恐怕要疯掉,干脆伸手招来一片乌云然后自己偷偷溜回家。是的,她选择翘班了。

  于是今晚乌云蔽空,不见明月。

  ……

  密尔弥冬的冬天到了。

  自从处理好粮食的事情后,没过两个月,天气就冷了,甚至这几天还有三两片小雪降下来。

  苏慕然挺开心的,因为前世他是南方人,根本没机会看到雪,现在能在这里看到雪,也算是弥补了前世的遗憾。

  自从上次苏慕然被忒提丝一巴掌打得三天下不来床之后,忒提丝就对他放松了很多,或许是因为愧疚吧,至少她现在不会动不动就用打人来吓唬苏慕然了。

  “阿喀琉斯,来吃早饭啦。”

  忒提丝端着热汤从厨房里走出来。冬天到了,就算是寒暑不侵的神明都会留恋火炉和热汤的温度,更别说最怕挨冷受冻的苏慕然了,前世他可是南方人。

  在苏慕然的强烈要求下,忒提丝答应每天他啃面包的时候烧点菜汤来喝。虽然忒提丝的厨艺就跟她当妈妈的水平一样菜,但是至少煮个汤还是可以喝的。

  “妈妈,我来啦。”苏慕然裹着被子从卧室里跑出来,然后往椅子上一蹲,把全身都捂得密不透风,只露出一个脑袋在外面。

  忒提丝几乎都要笑出声来了,苏慕然现在这个样子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你这是干嘛呀,快把被子拿下来!”

  “这不是太冷了嘛,拿掉被子我会冻生病的。”苏慕然抗议道,天气这么冷,忒提丝虽然不怕,可是他很怕呀。说着苏慕然就伸手去拿面包准备给它来上一口。

  “等一下,阿喀琉斯,你刷牙洗脸了吗?”忒提丝突然捉住苏慕然的手。

  “呃……这个……”

  “快去,不然就不要吃饭了。”忒提丝无情伸手把苏慕然身上的被子扯了下来,“今天还有客人要来,快去洗漱干净。”

  “妈妈,谁来啊?”说话间苏慕然已经跑到门口了,本来他还磨磨蹭蹭的不想出去,但是一听说有人要来做客,立刻动了起来。

  “是你的阿姨哦,等下吃完饭记得把房间收拾好。”

  “知道了,妈妈。”

  屋外挺冷的,而且洗漱用的还是冷水,苏慕然就更受不了了。

  匆匆刷牙洗脸,苏慕然赶紧跑回屋子里。忒提丝正坐在椅子上小口喝着热汤,苏慕然直接坐到她旁边。

  “妈妈,是哪个阿姨啊?”苏慕然好奇的问道,忒提丝的姐妹实在太多了,甚至苏慕然根本就认不全。

  “是海后阿姨。”忒提丝盛了一碗汤放到苏慕然面前,示意他快点吃饭。

  居然是海后!

  苏慕然已经愣住了。忒提丝的姐妹虽然很多,可是真正身份尊贵的也就这位海后安菲特里忒,身为海神波塞冬的妻子,安菲特里忒的权势和地位在所有海洋女神中都是最顶尖的,远远超过现在的忒提丝。

  可是这样一个权势滔天的人居然要来自己家做客,这不科学。苏慕然看了看自己家简陋无比房的子,摇了摇头,不知道这个海后到底是什么想法。

  “别猜了,妈妈以前和你阿姨感情可是很好的呢,我以前也经常去她家里做客,没什么奇怪的。”忒提丝看出了苏慕然的疑惑,给他解释了一句。

  “这样啊。”苏慕然点了点头,抓起面包就开始啃,既然老妈说没事那就是没事了。不过很快他就想到了什么,眼睛瞬间变得光亮了起来。

  “妈妈,海后阿姨来做客的话会带礼物来吗?”苏慕然看着忒提丝摆出一副财迷样,就差嘴角没流口水了。

  “会啦会啦,你放心好了,肯定会给你带礼物的。”

  “那安菲特里忒阿姨什么时候来呀?”一听说有礼物,苏慕然立刻激动起来了,这里的神明送的东西那可都是好东西啊。

  比如说上次斯提克斯送的两片羽毛,经过老妈的研究,如果做成鞋子的话,穿它的人可以跑得飞快。虽然苏慕然不知道飞快是有多快,但是起码不会比博尔特什么的差吧。

  “你先好好吃饭,没这么早呢。”忒提丝一脸无奈,她简直怀疑阿喀琉斯到底是不是她亲生的。佩琉斯从不在乎金钱地位,他勤劳、勇敢、最重视的是亲情和荣誉,而她自己也是差不多,不然也不会嫁给曾经几乎一无所有的佩琉斯。

  偏偏她生了个儿子,调皮捣蛋、怕疼怕痛、还特别贪财。一点不像自己,更不像他爹。

  忒提丝又仔细的看了看苏慕然的脸,这鼻子、这眼睛、这眉毛、嗯,是自己亲生的没错。

  想到这里忒提丝就更痛心了,好难受,心痛到无法呼吸。

  “妈妈,你看我干吗?”苏慕然才啃了两口面包,看见忒提丝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不由摸了摸脸。难道是刚才洗脸没洗干净吗?

  “没有啊,妈妈只是想看你为什么这么可爱。”

  “哎呀,妈妈,我已经长大了,以后还是夸我帅气吧。”苏慕然完全没听出来忒提丝话里的深意,美滋滋的接受她的“夸奖”,并且小小的纠正她一下。

  “好好好,我知道了。”忒提丝已经完全被苏慕然打败了,扶着额头有气无力的回道。

  早饭刚刚吃完,小帕特又来找苏慕然练剑了。不知道为什么小帕特总能在苏慕然吃完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跑到他家来,想想还是挺神奇的。

  “妈妈,那我们先出去了。”实话说苏慕然真的不想大冷天出去,但是架不住小帕特的软磨硬泡,只好选择出门了。

  “在河边千万小心点啊,中午记得回来,你阿姨大概中午就到了。”忒提丝嘱咐了他一句。

  “知道了,我们先走了。”苏慕然拉着小帕特急匆匆的出门了。自从上次冥界之行回来后,忒提丝也不再跟着看他们练剑了。

  来到河边,隐约可以看见河水里的带着一些碎冰块缓缓流动着,按照这个情况来看,要不了多久这条河就要完全结冰了。

  小帕特把剑丢给苏慕然,“阿喀琉斯,最近你都没怎么认真练剑了,你有什么心事吗?”

  “可能是天冷了,比较没有精神吧,帕特洛克罗斯。”苏慕然表面上一本正经的回答,心里却很无奈,难道我能说是因为你已经没法做我的对手了吗?

  是的,小帕特现在已经完全打不过他了。自从冥界回来之后,苏慕然的身体素质无时无刻都在加强着。刚回来那几天和小帕特练习时依然很吃力,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他就算是单手握剑也能和小帕特斗个旗鼓相当,如果认真的对待的话,估计要不了两三个回合小帕特就要输。

  冥河之水对身体的加强不是一蹴而就,而是循序渐进的,随着身体本身的成长会变得越来越强。

  “就算是天气冷,也不能成为不认真的理由啊。阿喀琉斯,今天你可要认真点,不然我可要生气了。”小帕特盯着苏慕然一脸认真的说。

  “我知道了,那就来吧,帕特洛克罗斯。”苏慕然提起剑,纵然是宽大的木剑也舞出一朵漂亮的剑花。

  实话说看到小帕特现在这样,苏慕然还是很高兴的。以前小帕特从不会对他说什么要生气这种话,总是一副弱受的样子,不像现在可以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小帕特挥舞着木剑就冲了上来,苏慕然随手挡住,准备反击。他已经很清楚小帕特的套路了,劈砍、后退、横扫、直刺,毕竟这不是这个世界也没有什么独孤九剑,练来练去也就这几招。

  果然,小帕特被挡住之后就开始后退,准备来个横扫。平时苏慕然都会等他出剑自己再格挡,不过今天既然说了要认真点,就不再像平时那样敷衍了。

  趁着小帕特后退的空隙,苏慕然直接挥剑横扫,砍在小帕特的剑上。

  就这一下小帕特就已经双手发麻了,苏慕然嘿嘿一笑,正准备继续进攻,不过这一刻他的目光突然被小帕特身后一道黄色的什么东西吸引住了。

  “先等等,帕特洛克罗斯。”苏慕然把剑插在地上,示意小帕特先停战。

  “怎么了,阿喀琉斯?”小帕特有点奇怪,不过还是听话的停了下来。

  “嘘。”苏慕然向他竖起食指,然后指了指他身后。

  苏慕然悄悄往前走了两步,勉强看出来好像是条短短的尾巴,从树后冒出一截来,藏在枯黄的草地里。要不是刚刚它动了一下,就凭苏慕然的眼力也很难发现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