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现代都市 > 时灵物语 > 第四十四章——真相
  地灵之丘

  “呃”影驰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十式的据点地灵之丘。他又将头转向一边,正看见修斯正面无表情的坐在他的床边,于是影驰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呼可以的话,真希望看到的是莉斯啊。”

  “喂喂喂,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修斯笑着说,身边的远歌也偷笑了起来。

  “是你们救得我们吗,来得还真及时啊。”影驰又转过头,看着天花板说。

  “这还要多亏远歌,和思诺交换情报之后,远歌猜测你们会遇到棘手的家伙。所以我和他赶了过去。”

  “是啊,棘手的很。”影驰看着天花板说。

  “那么,那三个人是何方神圣?一口气吃了我那么多的涅槃,居然还有力气逃跑的家伙我还是第一次碰见啊。”远歌问。

  “他们说自己来自一个叫黄昏的组织。”

  “黄昏?”

  “嗯,说是反十三式组织。”

  “还反我们?凭什么反我们?我们又不是坏人。”修斯说。

  影驰笑了笑:“我刚开始也是你这样的反应。但是从那个叫希卡利的家伙口中,还算是得到了点信息吧。他们之所以反我们,是因为对十三式自诩最强以及到各处执行任务感到不满,但又不屑加入十三式,所以就有了黄昏,他们想要消灭十三式,让所有时灵平等,没有等级的概念。大概就是这样吧。”

  修斯摇了摇头:“真麻烦,就这点破事儿也能打起来。”

  “是啊,反正这组织很强就对了,我们以后可要小心点了。”影驰说。

  “所以他们就是哈迪的同伙吧?”远歌问。

  “没错。”

  修斯站起身来倒了一杯水递给了影驰说:“所以,罗伊果然是跟他们走了呢。”

  影驰接过水杯喝了一口,慢慢说:“没错,还和我们兵刃相见了。”

  显然修斯感到惊讶了,他没想到罗伊这么快就能对曾经的同伴动手。

  “我们倒是没什么啦,不知道银阳那小子能不能振作起来呢。”

  话音刚落,一阵急促脚步声在房间外响了起来,随之而来的还有莉斯的呵斥声。

  银阳冒失的闯了进来,喘着粗气,看样子是一口气跑过来的。

  三个人看到银阳都愣住了,他们完全不知道银阳这又是打的什么算盘。

  少炎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连忙赔不是的说道:“啊,实在不好意思喂,银阳,别乱跑啊。”

  “少炎你才是吧,比起他来你才更需要休息,别把自己累坏了。”修斯说。

  银阳则直接无视了二人的对话,目光如炬,认真的盯着修斯。

  “修斯大哥,我们去一次国都吧。”银阳说。

  “哈??”

  “我决定了!银阳我要变得更强,强到可以揪着金毛的头发把他抓回来!”

  三个人看着银阳又愣了好一会,随后面面相觑。

  影驰悄悄对修斯说:“看样子是白担心他了呢”

  国都

  由于和黄昏组织的战斗,银阳并未参与太多,所以他也是三人中受伤最轻的,倒不如说根本没怎么受伤。所以很快便能离开地灵之丘了。

  于是银阳马不停蹄的赶往了国都。

  陪着银阳一起来的除了修斯,还有思诺和远歌。

  银阳来到时之塔顶见到了时者,告诉时者自己想要了解零式真正的身份,以及想要变得更强。

  时者沉默了好一会,并没有吩咐银阳,而是对远歌说道:“这一次多亏了你帮忙,而且在对抗哈迪的时候出了很多力。远歌,你的能力和智慧是我们现在所需要的。哈迪已死,这一段时间你若不嫌弃的话,能来担当二式吗。”

  “当然,我的荣幸。”远歌说。

  “同样,思诺小姐。罗伊逃离了十三式,现在能请你代替他成为八式吗。”

  “嗯,我也希望为大家出一份力。”思诺也爽快的答应了。

  “喂喂喂,十三式这么缺人吗?加入十三式的流程不是很困难的吗?”银阳插嘴道。

  “现在是非常时期,而且你们也不希望十三式再出现什么内鬼之类的吧,所以还是让熟悉的人加入比较好。”时者说。

  “而且十三式可不是单纯授予你一个“最强”称号而已,你同时还要肩负起帮助他人的责任和义务呢。”修斯说。

  “你看,是不是很麻烦”修斯又小声地嘟囔了一句。

  “我还以为你拿错剧本了呢”银阳说。

  “臭小子嘛,然后呢,下一步应该怎么做?我觉得我们现在有点被逼到绝境了呢。”修斯问时者。

  “对不起最终我们还是没能守护达维利亚公国”银阳也沮丧的对时者说。

  “不,这一次的责任在我,你们已经做的很出色了。”时者说。

  “也是时候告诉你们一些事情了,特别是告诉给你,银阳。讲完之后你们自然知道要做什么了。”高高在上的时者犹豫了片刻说到。

  “嗯,说吧。”银阳看向时者。

  “银阳,就像你刚才问的,零式这个身份一直以来,都命你为零式,但是或许你并没有感受到零式带给你的改变吧。”

  “确实我的实力没有因此而提升,当初去拉古卡帝国对付那个盗贼团首领的时候,我还特地告诉他我是零式呢,可是他也是一副没听说过零式的样子。”

  “因为这是脱离了十三式,拥有独立职责的称谓。”时者说。

  看着银阳一脸的不明白,时者又补充道:“其实零式真正的职责,是守卫黑时遗迹。”

  “黑时遗迹?”

  “你有听说过四年前的浩劫吧。”

  “就是一只没有主人的时兽,大肆破坏,最后被十三式封印住的那场灾难?”

  “没错,那只时兽最后逃进了黑时遗迹。黑时遗迹之中拥有独特的力量,使得进入其中的人都会感到时间行进缓慢,但是一旦离开遗迹,就会迅速老化,然后死亡。”

  银阳缓缓点了点头。

  “只有零式不会受这个力量的制约。他们可以随意进出黑时遗迹。因为零式拥有苍茫之雪,这只时兽是零式代代相传的。只可惜,星辰还未有子嗣他也来不及”

  “所以四年前的浩劫,上一代十三式们进入了黑时遗迹封印住了那只时兽,但是他们也无法走出来了是吧?那他们现在还在那里面吗?银阳问。

  “不,他们都死了。”时者说。

  “死了?”

  “十三个人的时气全都消失了,后来星辰也进去看过,没有任何人在里面。”时者说。

  “既然黑时遗迹有如此的力量,还需要守卫它做什么,根本没人敢进去吧。”

  “呵呵,但是偏偏,遗迹之中有着一块可怕的时气之石,叫做虚无。这块石头拥有的力量,能够令拥有者强大无比,冲破任何束缚。那样一来,离开遗迹也不会有任何危险。”

  “所以,零式其实是在守护这块石头对吧。”银阳恍然大悟。

  “没错。”时者点了点头。

  “说了这么多,我算是理解零式究竟是干嘛的了。那么你是要我去执行自己的职责吗。”

  “不,银阳。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们还需要你的力量,需要让你变强。”时者说。

  时者又看向了其他几个人:“修斯,思诺,远歌,这段时间没有特别需要你们去做的事情,你们可以各自解散,随时待命就好了。目前对于我们而言,黄昏组织,弑灵,哪一方都是非常棘手的对手,所以现在我们也不能贸然采取什么行动。”

  修斯三人点了点头,修斯说:“那么我就先告辞了。各位,保重啊。”

  “我也想先回去好好休息休息”思诺还是有些无精打采。

  “嗯,你去吧,多多小心。”银阳看着思诺说。

  思诺走向银阳,和他凑得非常的近,这一凑反倒让银阳有些乱了阵脚。

  “请一定把罗伊带回来”思诺用小到只有银阳能听到的声音说。

  银阳用坚定的目光看着思诺点了点头:“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他带回来。”

  思诺这才转身缓缓离开。

  远歌没有早早的离开,毕竟他与银阳老友重逢,还是需要叙叙旧的。

  “好了,所以这段时间我要做什么?”银阳重新看向时者。

  “根据奥拉的预知梦,过段时间拉古卡帝国会发生人口失踪事件,这个事件就交给你了。”时者说。

  “好放心吧,包在我身上。”银阳依旧干劲十足的说。

  下界内切尔大陆西部黄昏据点断桥无烟

  黄昏组织的秘密据点位于下界的西部,这是一片稍显偏远的地方。罗伊刚到这儿的第一印象便是荒凉。

  断桥无烟现在是黄昏组织的据点。顾名思义,断桥之下悄无人烟。虽然原本这附近是有河的,桥也还没断,是用来过河用的。但现如今这儿早已变为了荒漠。

  黄昏组织便是在这断桥下挖出了一个洞穴进行使用。确实颇有革命军的感觉。

  “首领,罗伊皇子带到。”索拉对着一个男人行礼说道。

  “很好,辛苦了。”那人满意的点了点头。

  罗伊跟在身后,并没有行礼,而是有些戒备的看着那个人。

  “你好啊皇子,我是黄昏组织的首领,格雷迪,欢迎加入黄昏组织。”

  “你能让我变强?”罗伊直接开门见山的说。

  格雷迪笑了:“哼哼哼,皇子真够性急的。”

  “叫我罗伊,我已经不是什么皇子了。”罗伊依旧冷冷地说。

  格雷迪又说:“好吧罗伊,你知道古代叙事诗时迹中所记载的,有一颗能令时兽再次强化的石头吗,那块石头的位置,我们已经打听到了。接下来和我们一起行动,拿到石头,石头归你。如何?”

  “你是说与黑时遗迹中的虚无之石齐名的誓约?你为什么要帮我?”罗伊问。

  “别得寸进尺,得了便宜还卖乖。”格雷迪有些不耐烦的转过身去,他似乎有意不想告诉罗伊他的动机。

  接着又说:“你先在这儿适应一段时间吧,很快我们便要去拿誓约了。”

  “好吧,那颗石头在哪儿?”

  格雷迪笑着说:“那颗石头啊,在你仇人身上呢。”

  “你是说”

  “没错,誓约就在第一弑灵,哈尔特的手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