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现代都市 > 神肆仙贾 > 第21章 死别
  父亲宽阔的胸膛,是久违的港弯。儿子瘦小的身体,是爱意泛滥的源泉。来自于血脉的亲切,让两人泪流满面。

  涵宝的父亲叫涵大勇,十多年前携红颜知己来到尧迢坊市,和万千修士一样,做着鸿运当头的美梦,不曾想八年前,陷入困阵,妻离子散。之后又被风麟兽种下“禁神咒”,丧失神智,如行尸走肉般听其差遣。

  刚才在“清魂香”的作用下,神魂有了一丝灵动,随着涵宝深情的呼唤,触动了铭刻在灵魂深处的亲情,心神剧震之下,清醒过来。

  涵大勇轻轻放开涵宝,伸手抚摸着他脸宠,为他擦去眼角的泪水,儿子清秀的容颜,让他怎么看也看不够:“宝儿,你长大了,都要有我高了!”

  涵宝看着父亲脸上沧桑的刻痕,内疚地道:“爹,这些年你受苦了,只怪我修为低微,没有早点来找你,宝儿真没用!”

  “不…不,能在有生之年再见到你,已是上天对我的莫大恩惠,你能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只身来此,说明我的宝儿好着呢!……宝儿,你的母亲还好吗我记得她离开了这里的!”涵大勇哽咽着道。

  涵宝摇了摇头,沉痛地道:“母亲的确回到了坊市,只是伤势太重,在当晚就去世了。”

  “啊!你……你说……不可能……不可能……”涵大勇一时难以接受,脸色一片灰败。

  “爹,母亲已经去了,我不能再没有你,你要想开点!”见父亲失魂落魄,涵宝劝道。

  “都怪我……都怪我,如果不是我贪图那件宝物,一切都不会像这样,是我害死了你娘,我该死……”涵大勇一拳又一拳地捶着自己的胸膛,无比悔恨地道。

  涵宝连忙死死地抓住他的手,喊道:“爹呀,你别这样,看到你如此,我很难过,母亲在九泉之下也不会安心!”

  涵大勇闻言一怔,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谓然长叹道:“唉……宝儿,你说得对,我已经对不起你娘了,怎么能再让你难过!”

  “爹,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涵宝见父亲缓了过来,连忙岔开话题。

  涵大勇想了想问道:“我神智迷失了太久,现在距离我和你娘来这里,有多长时间了”

  “有八年了”涵宝答道。

  “八年……我们离开时,你才六岁,这么说你现在十四岁了。没想到一晃八年……宝儿,你母亲把储物袋留给你了吗”

  涵宝点头,从怀中取出储物袋,就听涵大勇说道:“里面是不是有个看起来像颗陨石的东西”,“有,因为是母亲的遗留之物,我一直保存着。”涵宝说着,就把那颗无名陨石拿了出来。

  涵大勇伸手接过去,用手摩挲着,唏嘘中陷入追忆:“当年,因为有了你,我们已经很少进入迷雾森林了。那天,我的一个朋友忽然来找我,说他无意中得到了一本古修士的手札,里面有张地图,恰好是上古时侯常州的地形,这位古修士的宗门也标注在上面,对比之下,我们发现就在迷雾森林里。”

  “手札里面记载了这个古修士的许多宗门生活琐事,在手札最后一页上,我们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万余年前,天降大灾,天翻地覆,世界毁灭。他的宗门倾刻间遭受灭顶之灾,所有人基本死伤殆尽,他是唯一个活下来之人。正当他茫然不知所措时,天降流火,一个如皇宫般金碧辉煌的大殿从天而降,落在他不远处,不知什么原因,刚落地就变成了一颗金色铁球。”

  “金色铁球,可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而且还是座皇宫所化!这……怎么可能!”涵宝看着表面沆洼的平凡陨石,却怎么也无法和皇宫联系起来。

  涵大勇道:“那手札上是这样记载的,想来应该不会错,可惜的是那个古修士,伤势太重,修为尽失,也没有研究出个所以然,没过多久,就坐化了。而且还提及到他的坐化之地。于是,我们忍不住,做出了去寻宝的决定。”

  “到了这里,才发现禁制重重,杀机四伏,在要接近目的地的时候,我的那个朋友就陨落了。你母亲那时就有了退意,反复劝我回去算了,可我一意孤行,九死一生,总算到了那人坐化之地,本以为这个古修士一定会留下大量了不得的宝物,唉,天意弄人,除了这块陨石,其它一无所有,然而,在取这块陨石时,触发了一个困阵,我拼了性命,甚至燃烧寿元,才让你母亲带着此物出阵去了。而我却困在里面,后来就被那只风麟兽控制了!”

  “唉,没想到,你母亲也……”说到此处,涵大勇眼中大滴的眼泪往下掉。

  “爹,这不怪你,我认为母亲应该是在法力消耗过多的情形下,只身回去,经过迷雾森林时,遇到了妖兽,才受的伤,爹,你不要自责了,好吗”

  涵大勇沉默了会,忽然抬头看着涵宝,将手里的无名陨石递给他道:“宝儿,此物绝非凡品,你要保管好,切忌不要将它的信息泄露。另外,你己长大,是时候告诉你一些事情了。”

  涵宝伸手接过来,装进了储物袋收好后问道:“爹,什么事你说吧!”

  “我和你娘都来自于岱州泗水郡,我只是一个当年随着你爷爷四处漂泊的散修,你爷爷死后,我独身一人到了泗水郡,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你娘,我们一见钟情,可是你娘出身豪族,来自于泗水郡冷家,她的家族强烈反对我们在一起,甚至派人暗杀于我,无奈之下,我们只好远走高飞,来到了尧迢坊市,我曾发誓即使身死,也要照顾好你娘,可是……唉……,宝儿,有朝一日,你若到了岱州,就去泗水郡冷家,替我向冷家家主说声对不起。”

  涵宝越听越觉得有些不对劲,父亲就像交待遗言似的。连忙说道:“爹,我不去,解铃还须系铃人,你的事情,必须你自己亲自面对,这是你的责任。爹,我们立即回去吧,先回坊市再说。”

  涵大勇摇了摇头苦笑道:“来不及的,风麟兽给我下了“禁神咒”后,我和它之间就有了一丝感应,我能感觉到它正在向这里赶来,宝儿,呆会儿我拼死缠住它,你乘机逃走吧!切记不要犹豫,当断则断,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我百死难赎其罪。”

  “啊!风麟兽还没死,看来赤玉真人他们失败了。”涵宝一时心念百转,那“血魔隐杀阵”的厉害,自己亲眼所见,即使风麟兽胜了,也是惨胜,绝对会元气大伤,而这里共有四人,把自己排除在外,如是其余三人联手,也许还可以与之一战。

  于是急忙说道:“爹,先前在这里,还有另外两人,他们到侧门那边去了,我们快过去和他们汇合,联手对付风麟兽,你看如何”

  涵大勇眉头一挑,惊喜地道:“喔,还有两人,要是我们三人联手,你逃走的把握更大,很好,快走吧!”

  然后,两人直奔侧门而去。出了侧门,又是一个“星辰铁”建造的通道。尽头处一道石梯斜转向下,而且一直往下,估计下了百丈,到了地底深处,才进入一个宽阔的洞窟之中,里面长短、粗细不一的钟乳石从洞顶倒垂而下,二人急速穿行在钟乳石之间,还未走出钟乳石群,就听到前方传来怒喝和娇叱声。

  “咦,怎么有个女子的声音”涵大勇问道。

  “这个女子,在坊市和我是熟识之人,是友非故,而另一人,我恨不得杀了他!”提到那个贼,涵宝恨得咬牙切齿。涵大勇没有追问原因,点了下头表示知晓,眼中凶芒一闪而过。

  说话间,二人己走出了钟乳石区域,视线突然开阔,发现这里是个更加巨大的石窟。窟顶离地有十几丈距离,父子两人的目光,同时被石窟正中一根悬挂着的钟乳石吸引住。

  这根钟乳石只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大,根部直径将近四丈,长约十丈。在它下方有一个丈多大的水潭,里面装着莹白色的液体。此时,钟乳石的尖端,正有一滴白色的液体,掉落在下方水潭里。

  水潭正中生长着一棵荷花,蒲扇般大的荷叶呈紫色,叶片间一根金色独茎,茎的顶部长着一个莲蓬,温润如玉,晶莹华美。

  “地精灵髓!”

  “紫金玉莲!”

  涵大勇和涵宝几乎同时发出惊呼。涵宝能认出水潭中的荷花是“紫金玉莲”,是因为三好最爱在吹牛中提到此物,他曾经特意去查过资料。难怪几个筑基真人不惜代价地图谋,只因这是株极品灵药,从风麟兽想借助它准备结丹化形,就可以看出它的价值之大。至于父亲口中的“地精灵髓”,他就不知道了。

  不过,他们本来就不是冲着这两样灵物而来,所以惊讶之余,随即收回目光,看向纤芸和灰衣人。二人此时己停止争斗,各自站在一边,正警惕地望着突然到来的父子两人。

  涵宝立即对纤芸说道:“芸姐,我是来通知你,风麟兽没有被困杀,此时正向这里赶来,你快做好准备。”

  二人听说风麟兽来了,脸色剧变,齐转头望向“紫金玉莲”。纤芸犹豫了一下,而灰衣人立即纵身而起,直向水潭飞去,速度之快,只留下一道残影,电光石火间,就从水潭上方一跃而过,落在了水潭另一边,那朵“紫金玉莲”的莲蓬,此时己被他折断拿在手中。是如何出手的,在场之人都没看清。

  灰衣人刚现出身形,突然,异变陡生,只见他身后,一道宠大的身影急速飞来,撞向他的后心。灰衣人肩头一扭正要躲闪,可惜来物太大,己经迟了,一声闷响,结结实实地撞在了他的后背上,伴随着刺耳的金属摩擦声,灰衣人腾空往回飞去,在空中留下一阵血雨,砸在石窟边缘一根钟乳石上,才缓缓滑下,趴在地上,后背衣衫破裂,露出里面金色的内甲,然后,一动不动,没了声息。

  “来了,好快!”涵大勇脸色凝重。

  “风麟兽,糟了!”纤芸花容失色。

  然而,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啪嗒”一声,一只身长两丈,似狮似虎,头上长着一根独角的妖兽,摔在地上。只是模样非常凄惨,右前肢己齐根而断,浑身到处鳞片脱落,皮肉翻卷,腰上有一个血洞,在不断地往外溢血。

  原来风麟兽受伤太重,己现出了原形,刚才这一撞,让它伤势更重,才落到了地上。随即它挣扎起来,用三条腿支撑着身体,只一跳,就到了潭边,当它看到莲蓬不翼而飞,仰天一声大吼,口吐人言:“该死的人类,我要将你们碎尸万段!”然后,它低下头,想喝潭中那荧白色的液体。

  涵大勇一见,立即向风麟兽狂奔而去,大吼一声:“拦住它,它要用“地精灵髓”恢复伤势。”话音刚落,已到了风麟兽丈外之处,拳头上己亮起一层金芒,飞身一拳就向风麟兽头上砸去。

  风麟兽猛然转过头来,凶残而冰冷的目光看着涵大勇。“啍”它一声冷啍,似默念了一句咒语。“啊……”身在半空的涵大勇一声惨叫,双手抱头,仰天摔在地上。

  “爹,你怎么了”涵宝见父亲痛苦模样,担忧地大喊,并飞速取出剩下的两张“金刚符”,法力不要命地同时输入,往身上一拍,提着断剑就向风麟兽冲去。

  而纤芸在涵大勇冲向风麟兽的时候,却没有立即出手,而是看向了远处灰衣人手里的莲蓬,抬步就向灰衣人飞奔而去。这一举动引起了风麟兽的注意,也看到了灰衣人手中的莲蓬,让它眼睛一亮。这时,涵宝己冲到近前,一剑就往风麟兽的眼睛刺来。

  风麟兽看也没看涵宝,后肢下蹲,身体往后一缩,就让开了刺来的断剑,随即两腿发力,猛然蹬地,一跃而起,跳向那面的纤芸。可经过涵宝头顶时,它的尾巴,顺势横扫,像钢鞭一样抽在了涵宝的护体光罩上。“啵”,第一层光罩应声而碎,第二层缓了一下,也碎了,然后风麟兽的尾巴落在涵宝的胸膛上。

  涵宝感觉像有把千斤铁锤,重击在胸口,不由一声痛啍,“咔嚓”,随着胸骨断裂的声音响起,他便飞了起来,掉到了水潭边上。

  抱头惨呼的涵大勇,此时双眼里血丝密布,脸上青筋毕露,咬破了嘴唇,鲜血直流尚不自知,当他看到涵宝遭受重击,倒在潭边动也不动,悲嘶一声:“宝儿。”然后,不知哪里来的力量,疯狂地挣扎而起,踉跄着来到涵宝身旁,将他抱在怀里,“宝儿、宝儿……”不停地呼唤。

  涵宝没有昏迷,只是觉得身体己不属于自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听到父亲呼唤,他似用尽全身所有力量,才将眼皮睁开,张了张嘴,想叫声爹,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就模糊的听到父亲说:“我又要被控制……坚持不了太久……宝儿,好好活下去…来世,我会好好……照顾你。”然后,就感觉自己被轻轻地放进了水潭里。

  涵宝突然想到了什么,在心里绝望地大叫起来:“爹,不要去,不要丢下我,爹呀,你不能这样做……”心里的绝望让微微侧头,正看到父亲渐渐走远的背影,那背影此时绽放着明亮的光芒,渐渐在澎涨变大,像山一样巍峨,然后,这个画面就永远定格在涵宝的记忆之中。

  “轰”,石窟里白炽的光芒四射,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响起,爆炸之处,一朵蘑菇云升起,被洞顶挡住,瞬间充斥整间石窟。爆炸中心,风麟兽不甘地咆哮着,眨眼间被撕成了碎片。

  同时,冲击波贴着地面从涵宝头顶一刮而过,他也受到了波及,眼前一黑,便昏迷了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