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科幻灵异 > 千棺栈道 > 第八十六章 死地
  第八十六章死地

  尸体也没处理,人也不见了。

  胖子带头把营地上所有的帐篷都检查了一遍,发现帐篷里所有的东西都在。包括食物和淡水,以及一些照明设备。这也就是说营地里的人其实都没有走,他们只是暂时的离开了。而且做出这个决定的人当时想的,肯定是想到出去的时间和距离都不愿。所以就没有把这些必须品带上。

  会去哪儿了?我皱着眉头,跟着胖子看着他把每个帐篷都检查了一遍。

  每一顶帐篷里的东西几乎都没有动过。甚至我们还看到了一台插着充电宝的手机。上面显示着的还是充电状态。并且根据充电的状态来看,这些应该是刚出去挺久了才对。因为手机的电量已经充满了。

  在地底下这种特殊的环境里,是绝对不允许浪费一丝资源的。特别像是这种能够提供电力的充电宝。手机充满了之后一定要及时断开,绝对不能让它继续这么充这浪费电。

  “找到什么了么?”和涛站在帐篷外面问。

  胖子摇摇头,表示没有。

  “我倒是发现了一个东西,你们要不要去看看。”和涛忽然说。

  我和胖子同时转过身去看他。直把他看的连连摆手:“哎哎哎,干什么,又不是我干的。”

  “什么不是你干的?什么意思?”我问。

  和涛示意我们先出来。

  等我们出了帐篷之后,和涛打亮手电照向不远处的一个山壁下方,说:“你们看那里。”

  我跟胖子看过去。可看了半天都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

  “你别卖关子,快说。”我催促道。

  “仔细看。”和涛说。“那个地方也有一顶帐篷。不过被伪装起来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眯起眼睛再仔细一看。这一看果然就发现了一个和山体融为一色的一个帐篷模样的形状。心说我靠,什么情况。怎么哪里还有一个帐篷。

  “过去看看。”胖子当机立断,带头就摸了过去。

  这是一顶既正常又诡异的帐篷。至于为什么说它是正常的,是因为帐篷跟营地里所有人用的帐篷都一样,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就连里面的东西都是大同小异。说它诡异,那是因为帐篷的里里外外全被裹上了一层灰白色的虫网。

  这种虫网看着有点像是蜘蛛网,不过我们在上面并没有看到哪怕是一只的蜘蛛。所以并不能确定这就是蜘蛛网。也有可能是别的虫子在上面织的网。

  灰白色的虫网几乎把这顶帐篷包裹了一个遍。加上虫网的颜色和山体非常的相像。所以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并没有发现它的存在。

  “这是咱们的帐篷么?”胖子忽然问。

  我愣了一下,问他:“怎么说?”

  胖子摇摇头,皱着眉头不说话。不过从他的表情上来看,他现在应该是陷入到了一种纠结之中。

  “有哪里不对?”我问。

  和涛示意我退后几步,然后捡了一块石头对着帐篷用力丢了过去。

  石头在空中几乎呈一条直线,笔直地对着帐篷飞了过去。然而就是在石头打中帐篷的时候,石头竟然没有撕破虫网,反倒是被虫网拦了下来,“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这虫网这么结实?”我一愣。和涛刚才丢石头的时候用的多大力气我知道。这么大的力气别说是虫网了,一指厚的玻璃估计都碎了。可这虫网怎么连一个小口都没破?

  “这就惊讶了?”胖子在一边说。

  我又是一愣,刚想问是什么意思。胖子就自己往下说了:“这帐篷虽然打有八行的统一标识,可从里面的摆放的东西的新旧程度来看,似乎并不是咱们这一波的。”

  “什么意思?”我听得有点不大明白。“你是说在我们之前曾有人来过这里,而且还是外八行的人?”

  胖子点了点头:“根据胖爷对你们外八行的了解,虽然内部不和。可用的东西大部分都是出自一个地方。而且为了方便辨别身份,没见东西上面都会打有标记。这种东西一般人是不可能仿造的。”说着胖子也没等我再问什么,走到帐篷的门口,掀起帘子把手伸了进去。

  “注意了,别被吓到。”胖子回头看了我一眼,提醒道。

  我心说又搞什么鬼。话还没问出来,只见胖子右手似乎是抓住了什么东西。紧接着猛的一用力往下一扯,同时抓住那个东西直接据往帐篷外边一甩。一个巨大的灰白色东西就被拖了出来。

  我跟和涛笑了一条,下意识就往后退。

  这是一个被虫网包裹起来的巨大的茧子。从形状上看隐约还能看到个人形。不过既然都已经被包成这个样子了,那里面的人估计早就死了。

  胖子拍了拍手,又顺手扯掉粘在手上的虫网朝我们走过来:“来,谁带刀了,割开来看看。”

  我跟和涛面面相觑,下意识就把要上的刀往后藏。

  看我们的动作这么同意,胖子嗤了一声,不懈的走到虫茧边上蹲了下来。同时一把大白狗腿也握在了手上。

  “等等。”我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些年跟着胖子四处倒斗,遇上了不少的事情。这他娘的每次遇到死人那绝逼是要诈尸的。这个人一看就已经死了很久了,胖子这一刀下去,万一再起尸了怎么办?

  胖子似乎知道我在担心什么。就朝我做了个不要担心的表情,并且示意我们往后退。

  等我们退到安全的距离了之后,胖子这才用刀小心翼翼地割开了面前的虫茧。

  虫茧实在是太厚了,而且韧性还非常高。胖子手上这把冷钢大白狗腿平时砍人劈树绝不含糊。可这次遇到的竟然是个以柔克刚的主。一时间竟然拿它一点办法都没有。手上的刀横竖比划了半天,竟然无从下手。

  这么僵持了快有五六分钟的时间,胖子这才擦了一把汗,对我招招手:“兄弟,过来,借个火。”

  我愣了一下,旋即就明白胖子这是要把茧子给烧了。就摸出打火机抛了过去,并且大声告诉他小心点,别把尸体也给烧了。

  胖子应了一声,点燃了就要往上凑。可火苗还没挨上虫茧呢,我就听到胖子“哎呀”叫了一声。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东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