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科幻灵异 > 美漫之大冬兵 > 530 痛苦的灵魂
  “我给你起一个名字?”夏天开口问道。

  对于这种人生经历和性格的女孩来说,让她加入自己的团队简直是太容易了,夏天甚至不需要做任何提前准备。

  螳螂女眼睛突然一亮,她抬起头看向了夏天,她额头上的两根触角都闪烁出了淡淡的荧光,却在看到夏天那暗琥珀色的眼神之后,慌乱的低下了头,有些害怕的说道:“好,好的。”

  夏天倒是真的不知道螳螂女的姓名,起名也只能随便起,夏天想了想,似乎叫她螳螂女有些不妥,毕竟以后她回到地球,知道了螳螂这种生物之后,心中不知道会有什么感想。

  一个简简单单的名字,夏天没必要给自己下绊。

  夏天看着她黯淡下去的触角,开口道:“就叫你荧光吧,你刚才触角上的光泽挺美丽的。”

  “好的。”螳螂女显然非常满意这个名字,依旧低着头不敢抬起来,但是面色却微微喜悦。

  “以后你就跟着我们吧,加入地狱厨房这支团队。”夏天沉声道。

  “嗯,好的。”螳螂女毫不犹豫的说道,似乎她早已经习惯了服从,在伊戈绝对的威严摧残之下,螳螂女人生的主旋律就是服从。

  “叮!

  招纳人物:螳螂勃兰特

  人物身份核实:银河护卫队成员之一。

  人物检测:阅读、影响他人情绪。

  奖励光球1。”

  目前光球数量:9。

  银河护卫队的成员,奖励了一枚光球,嗯,不错不错。

  呃我现在知道你叫什么了,要不你别叫荧光了,我们改名叫勃兰特吧。

  夏天看着眼前低头窃喜自己获得了新名字的螳螂女,想了又想,最终还是没有给她改名。

  “你可以影响他人的情绪?可以影响到什么地步?”夏天看着队伍模板之下,螳螂女那85点的忠诚度。初始忠诚度很高啊,讲道理,这个怯懦自卑的女孩应该是不会叛变的那种人,她甚至连一点点野心都没有。多亏了伊戈没把她当人看,只把她当宠物来养,让她在巨大的心理落差之下有了逃离魔爪的念头。否则的话,这个女孩说不定会死心塌地的跟着她的主人呢。

  另外,也许螳螂女背叛伊戈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她的太过善良,无法容忍伊戈一次次的杀死子嗣的行为。

  “主人的情绪很乱,有很多很多烦心事,我可以帮助他进入睡眠。”螳螂女小声说道。

  “为什么还叫伊戈为主人?”妮可突然开口,她舒舒服服的坐在沙发上,侧身将头搭在夏天的肩膀上,看着对面这个怯懦的女孩。

  “啊,对不起,对不起”螳螂女惊慌失措的道歉,让远处昏睡过去的琴葛蕾都被吵醒了。

  “啊,对不起!实在对不起。”螳螂女感受到了一道不善的目光,感知很强的她发现了自己莽撞的行为吵醒了刚才解救了自己的琴葛蕾,这让螳螂女更加的自责了。

  “为什么不让她陷入深度睡眠呢?”夏天开口说道,向远处琴葛蕾的位置歪了歪头,“弥补一下你心中的愧疚。”

  “好的,主主人。”螳螂女磕磕巴巴的说道,急忙走向了远处躺在金色床榻上的琴葛蕾。

  “没事的,很抱歉用那样的眼神看你,你不会想要阅读我的情绪。”琴葛蕾安慰似的说道。

  “我不会,不会阅读它的,我只是影响它,希望你能够安然入眠。”螳螂女瘪着嘴,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似乎非常想要完成夏天交代的第一项命令。

  “好吧。”琴葛蕾闭上了眼睛,躺了下来,“希望你不要被吓到。”

  在夏天鼓励的眼神之下,螳螂女伸手按在了琴葛蕾的额头上。

  螳螂女的能力真的是很有趣,她真的不会阅读对方的记忆,她只是能够感受到对方的情绪,并且影响这些情绪。在琴葛蕾极力收敛能力,螳螂女火力全开之下,琴葛蕾还真的被感染了,她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安宁过,怀中的心灵之石散发着淡淡的荧光,几秒钟之后,琴葛蕾就陷入了深度睡眠之中。

  “很厉害。”夏天适时的鼓励道。

  螳螂女低着头走了回来,轻声道:“不,她的功劳居多,我能感受到她的努力,她将很多的负面情绪都埋在了大脑深处,她好强”

  夏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示意了一下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妮可,道:“帮我看看她此时心情如何?”

  妮可嗔怪的看了夏天一眼,两条大长腿抬了起来,蜷缩在沙发上,侧身躺下,将夏天的腿当成了枕头,道:“让我也睡会儿吧。”

  螳螂女有些不敢直视妮可的眼睛,小心翼翼的走上前,一手按在了妮可的脑袋上,唯唯诺诺的说道:“她的心情很好,她很享受这一切,她哦,天啊,她很爱你,她对你身体和心灵的渴望程度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她”

  “我让你送我入眠。”妮可冷冷的说道。

  “唔”螳螂女瞬间就将所有的话语都憋了回去,身子微微一颤,急忙运用能力,而妮可那冰冷锋利的眼神也渐渐失去光华,眼皮缓缓落下,几秒钟之后,妮可就传出了均匀悠长的呼吸声,沉沉的睡了过去。

  夏天却将螳螂女对妮可的形容听在耳中,也记在了心里,他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轻轻揉顺着妮可的长发,看着她那魅力惊人的侧脸。只要她不睁开那双凌厉的眼眸,她便少了一丝盛气凌人,也多了一丝温顺柔美。

  半晌之后,夏天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螳螂女乖巧的站在那里,没有自己的命令她不敢有丝毫的移动。

  夏天悄声说道:“不用这样拘谨,在平日里的生活中,我们可以是朋友,我也会给你介绍很多队员,你会像我每一个接纳的成员那样,加入这个集体,加入这个大家庭。”

  螳螂女心中一颤,突然有一种被幸福砸晕了的感觉。这是真的吗?难道真的要梦想成真了?我也可以有朋友?有一个温暖的家?

  夏天看着螳螂女那狂喜的模样,笑道:“你不是能感受人的情绪么?看看我是不是在欺骗你。”

  “嗯!”螳螂女激动的点了点头,一手按在了夏天的右手掌上,一秒,两秒十几秒种之后,螳螂女神色愕然,抬眼看向了夏天,“我,我感觉不到,我什么都感觉不到。”

  夏天想了想,应该是自己的“精防”8的原因,开口道:“放心吧,我不会骗你的,你可以问问他,他原来也是一个孤苦伶仃的人,现在加入了我的团队,你问他过的怎么样。”

  螳螂女一脸期待的转过头,似乎忘记了刚才自己能力受阻的疑惑,看向了坐在一旁沙发上的达尔文,这只莽撞的小昆虫似乎太渴望得到肯定的答案了,竟然在一瞬间忘记了所有,跑到达尔文的面前,伸手按在了达尔文的手掌上。

  但是在下一刻,螳螂女就愣住了。

  “怎么了?”夏天悄声问道。

  螳螂女跌跌撞撞的向后倒去,惊慌不已,跌倒在地,重重的声响将陷入深度睡眠的琴葛蕾和妮可都惊醒了,没办法,这两个人的知觉太过敏锐了。

  “复仇,渴望,杀戮,惩罚,极度忍耐,愤怒,迷茫,愧疚,自责,不安,痛苦,挣扎,悲伤”螳螂女眼中滚滚流淌着热泪,不断的向后爬着,一连串的负面词汇让房屋中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达尔文默默的坐在沙发上,双手捂住了额头,深深的垂下了头,笑容中带着一丝勉强:“其实是有幸福和快乐的,只是你没有感觉到而已。”

  螳螂女嚎啕大哭,擦着眼泪跑到了角落里,这类偏向“精神”类别的超能力者都有着相同的悲哀,那就是总能切身实际的体会到旁人的感受。

  年少的教授,在未能控制自身能力的时候,总是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眼泪。

  年少的琴葛蕾图样如此,为何她被学生们冷眼相待、冷落、嘲笑后依旧能宽容待人?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善良,更因为她能切身感受到同学们的惊慌与恐惧。

  年少的夜魔也是如此,当他的心智未成熟时,当他能够倾听到一切,感受到对方的真实情绪时,他所在的纽约城永远都是被无边无尽的黑暗笼罩着。

  此时的螳螂女同样如此,她不会看到达尔文那强悍的实力,也不会看到他强壮的体魄、光鲜的外表,她只能通过这个躯壳,看到一个痛苦挣扎的灵魂。

  妮可悄悄抱紧了夏天,她总能看到达尔文那极度忍耐的表情,却永远看不到他的内心,而新加入的螳螂女用几秒钟的时间让所有人知晓,这个一直留在自己身边,仿若无事的达尔文,每分每秒都在炼狱中挣扎着。

  事实上,多亏了琴葛蕾有心灵能力,有心灵之石,可以暂时掩埋凤凰之力带给她的情绪,否则的话,也许螳螂女早在催眠琴葛蕾的时候就会被吓得崩溃了。

  当然,那也许只是单纯的害怕,而阅读了达尔文的情绪,却是真正能震撼到螳螂女的内心。

  “当年,我给了你一张羊皮纸,现在,我却不能帮助你。”夏天深深的叹了口气。

  “被这样说,队长,你拯救了我的生命,也拯救了我的人生,我从未质疑过这一点,我只是只是”达尔文抿了抿嘴,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夏天开口问道。

  “我帮不上忙,我在这支队伍里没有作用,维修、驾驶战舰,随便一个人就可以做到,我已经与这只团队脱节了,这让我很迷茫,很愧疚。”达尔文重重的叹了口气,“我想要回报地狱厨房给我的支持,我更想要报答你给予我的一切,但我现在无能为力,也许我应该回到地球,去为你打理迪士尼城堡。又或者,按照我心中恶灵的指引,去让地狱厨房、让你的家乡变得更加纯净。”

  “我们三个都有无限宝石,所以实力才有了质的提升。”夏天站起身子,来到了达尔文身旁,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同样,你也有你的宝石,你可以在我身边帮助我,我现在虽然帮不了你,但我曾对你许下承诺,你的人生会比你想象的更加精彩。还记得么?在那小别墅的后院?”

  达尔文身子微微一怔,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向夏天,却只能看到夏天眼眸中的认真与严肃。

  达尔文从未质疑过夏天的承诺,只要他说了,那便一定完成。这不仅仅是对夏天实力的认可,更是多年以来夏天言出必行的表现给人们带来的信服感。

  慢慢的,达尔文笑了,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笑容是那样的灿烂。

  “啊”螳螂女张大了嘴巴,脸蛋上尽是湿痕,傻傻的看着达尔文,她那单纯的心思怎么也想不出来,为什么这个极度挣扎痛苦的人类会拥有如此开心的笑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