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看吧文学 > 玄幻奇幻 > 恩怨仇魂记 > 第十章波若寺中浅修行,闭关蓄锐为征程(第四节梦眯辅街)
  九霄元君笑呵呵的回了句:“西王母啊这孩子气息有孩子气息的好处,这是最容易让对手轻视的状态,如此才能麻痹它们,一击制胜,您觉得我说的有无道理呢。”

  西王母沉思了片刻点了点头道:“嗯有五层道理。”九霄元君向西王母揖手作别:“西王母过几日我再找你来吃酒饮茶,今日我们就此别过了。”

  眨眼间的功夫,九霄元君,谷子旭,麒麟禹,麒麟威回到了波若寺的般若洞中,谷子旭拉着九霄元君的手说道:“师尊我今晚打坐练功,您可否能为我守护元神?”九霄元君回道:“那是自然,否则你会走火入魔的。”

  谷子旭听师尊如此说这心里的那块石头算是落了地,她笑嘻嘻的伸展了一下身体,醒了过来,她用手揉了揉迷迷糊糊的眼睛,竟一时间还沉浸在美轮美奂的仙境之中,再看看手表已经是下午的五点半了,此时太阳离着山岗还有一杆高,她想自己有必要出去走走。

  这想法刚刚冒出来,身体随着到了门外,谷子旭推开门戒嗔主持却站在门外,着实的吓了一跳的谷子旭说了句:“天啊,您吓着我了!”

  戒嗔听谷子旭如此说便忙着解释道:“女施主,都是小僧太过唐突,我也是刚到,还没等敲门您就出来了,方丈临行前再三嘱咐要照顾好施主的…”

  谷子旭合手念了句:“阿弥陀佛,我只是临休息前想出去走走,不然这一个多月的吃睡长,到了年底再把当做该出栏的猪就得不偿失了哈。”

  戒嗔笑着说:“女施主说话甚是幽默,我以为您不知世间有猪呢?我就是来陪女施主四下转转的,听方丈说你每隔三年都会去南方有名的寺院道观闭关修炼,这是第一次在我们这没有名气的小寺里修炼。”

  谷子旭只是点了点头,没说别的,但她心里想,你这和尚老是扰我清静,真是讨厌之至,我喜欢慢慢熟悉环境,喜欢一个独自行走,哪个需要你的陪伴,什么方丈嘱咐,分明就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家伙,岂有此理!

  谷子旭虽然心里这么想,但她知道不能这样说,她也知道这样的话伤人。这主持一边走着一边指点着这里那里的讲解着…谷子旭只是一直的点头说好,她们不知不觉间已经围着这后山转了小半圈,谷子旭收住了脚步说:“戒嗔主持啊,咱们回去吧,我的气血不足,走不了多远的山路。”戒嗔回道:“好,那咱们就顺原路返回吧,知道您是一位日修道,夜修神的在世高人。”谷子旭回了一句:“哪里是什么高人?主持我的身高才一米五十五。”

  戒嗔哈哈哈大笑着说:“您这位女先生真是谦虚啊,白城的人啊都把你说成在世的活神仙了!”谷子旭漫不经心的回了句:“唉,那都是闲的发慌的人拿我打趣呢,不必理会。”戒嗔主持挑了一下大拇指道:“您啊假以时日一定会修成正果,此生能认识您是小僧前世修来的福分!”

  他们嘻嘻哈哈的说笑着回到了般若洞前,合手作别了戒嗔的谷子旭进到室内,随手又把门反锁了,她心里嘀咕着:“现在的社会果然不同,且不说这以讹传讹的速度,就连这和尚也是妄语连篇的,索然不知修的哪门子佛法…”谷子旭点燃了几根蜡烛,看了看表,哦都快八点了,心里想着那我就九点打坐吧。

  谷子旭有个习惯与香有关系,她曾经连香功三日就可满屋飘香,可她今晚只想点上熏香,这蜡烛的亮度不适宜看书,那就明晨在看书喽,如此何不沐香调息先热身,后打坐练功呢,打定了注意谷子旭,闭目冥心坐,握固静思神,叩齿三十六,两手抱昆仑,左右鸣天鼓,二十四度闻,微摆撼天柱,赤龙搅水葰…就这样她很快进入梦眯辅街。

  这里应该是江南水乡,一处紧闭的大宅门,院子里进进出出的仆人们屋里屋外的穿梭着,好像是这里的女主人分娩在即,好一会儿一声啼哭,一个女娃降生了,这女娃浑身红彤彤的,闭着眼睛只是哇哇哇哭了三声就住了嘴,旁边床躺着的那位夫人,也许是因为生产太过辛苦,头发都被汗水打湿了,但依然翻转身体看着襁褓中的女婴,一会儿进来一位穿着长衫的中年男人,走进来,

  那些仆人嘴里称他为老爷:“恭喜老爷夫人喜添千金。”

  这位老爷抱过孩子,用手轻轻的摸了摸孩子的脸蛋,回头说了句,夫人辛苦了,先让乳母把孩子抱下去喂奶吧,那夫人点了点头,

  天亮了这孩子仿佛已经两三岁了,但依然不会走路,只是眉间的桃花越发的显眼,这老爷夫人找了许多的郎中来看,那些人都仔细的看着这女娃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摇着头怏怏的离去,一日门外来了一个道姑,一手拿着拂尘,一只手立于胸前道:“我要见见你家老爷,夫人,劳烦你们为我通禀一声。”

  一会儿这道姑被请进府内,她与这老爷夫人聊了一会儿便走了,说也奇怪,这道姑走了没几天奇迹出现了,那女孩居然会走了,也会说话了,只是走路是倒行,说话是反话,又过了些日子,那道姑又来了,不同于先前的是这老爷夫人早早的就候在府门外迎接她入府叙谈,这声音乍无乍有,断断续续,大概其的意思是,府邸人浊不利于这位千金的成长,所以必须带到观中养育成人后送回府里,那夫人一旁啜泣不止,那老爷在旁劝慰。

  不时那道姑起身带着女孩道别:“行至千目山下停了下来,从包裹中拿出一个水壶伸手递给那个女孩,那女孩两手捧着水壶喝饱了水,道姑拍拍手掌女孩子迎面跑了过来,道姑嘴里嘟囔了一句:“谁说我们不会正着走路”那女娃喊道:“师父抱抱。”谁又敢说我们不会说话。”那道姑附身下去抱起孩子便上了山,山上有一个不大的道观上抒:“九霄观。”

  这道姑带着女娃进了观中,门口站着两名小道童,都是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嘴里喊着师父回来了,师父回来了,哗的一下门开了,从观里跑出六个男女童子来,那道姑放下小女孩:“这小家伙还挺沉,都把我累出还来了,我进去换身衣服,你们哄着你师妹玩一会儿,说着说着话就进了内室。”(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